• 2017中国(北京)跨国技术转移大会 2019-07-26
  • 黄淳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09
  • 新时代·新征程十九大精神在基层--安徽频道--人民网 2019-07-09
  • 董卿海霞李思思康辉撒贝宁 央视名嘴童年照谁更萌 2019-06-26
  • 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2019-06-26
  •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15
  • 隔代育儿,“晚年”该如何呵护童年 2019-05-14
  • 弱势群体、利益集团,阶层,橄榄型,中产、吃瓜等等都是时代的委婉。 2019-05-14
  • 习近平要求把这项工作作为重大政治任务 2019-05-14
  • 岚山区:婚育新风吹进基层 2019-05-13
  • 亚冠小结:恒大权健暴露隐患 上港申花一喜一忧 2019-05-13
  • 中美贸易战调门越耒越高双方都迎面而上,这並不影响向美國学习他为什么这样强我们为什么没波音没杜邦没有强大农业工业基础我们短板太多需要沉下心耒自我奋斗实现真正崛起 2019-05-13
  • 《归去来》:青年一代 在温柔的撕裂中觉醒 2019-05-12
  • 社评:美重启贸易战,中国坚决反击坦然应对 2019-05-12
  • 中国特色小镇建设招商洽谈会 2019-05-12
  • 重庆时时彩到底怎样 > 科幻小说 > 我的老婆是阴阳天师 > 正文 第1338章 恶魔进化论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开奖图:正文 第1338章 恶魔进化论

        既然能够通过操纵模型信息输入来促进恶魔进化成魔王,那么反过来应该也能行得通吧。

        如果我退化成普通恶魔,然后再重新进化成魔王,是不是就可以通过魔王之桥了?

        正好那个新晋魔王还趴在地面上哭呢,干脆一事不烦二主,还是拿他练手,将模型反转,重新做信息输入。

        等信息输完,那新晋魔王果然重新退化成了恶魔。

        于是他哭得更加伤心了。

        我再接再厉,重新给他输入魔王信息模型。

        伤心的恶魔又变回了魔王,可是魔王之桥却没有再次出现。

        或许是因为进化的魔王版本一致的原因?

        我再把他退化成恶魔,然后换了一个模型输入。

        结果他没有变成魔王,而是变成了一只奇怪的生物,没有了恶魔的犄角,却生了一溜刀子般的背刺,本来长在背上的翅膀却跑到了肋下,好像蝙蝠一般。

        迷惑的恶魔在全身上下看了一圈后,又开始放声大哭。

        地狱有上千亿的恶魔,一个比一个凶残狠毒狡诈,为毛我就摊上一个爱哭的呢?

        真是没有道理。

        杨微元看到这个恶魔进化的样子,不由发出一声惊呼:“原初恶魔!”

        我不由一怔,咋还搞出原初恶魔来了?

        杨微元就解释说:“原初恶魔与我们这些恶魔最重要的区别就在于这个翅膀和背刺上。这种连翼膜状翅膀和背刺被认为是原初恶魔的纯血象征,而我们这些恶魔的前辈是做为奴隶利用原初恶魔的基因和地狱土著生物的基因混合制造出来的,从制造出来之日起,就刻意做了修改,不允许拥有背刺和连翼膜状翅膀,从而做出明确种群区分。自打原初恶魔被消灭之后,地狱就再也没有出现出过这个样子的生物了?!?

        潘福城一听,登时就激动了,“这是反祖现象,说明第二个模型其实是偏重于激活原初恶魔部分基因?!?

        我就问:“那就是退化了?”

        “不,这也是一种择优进化!”冯甜说,“你再试试另外三个模型?!?

        于是爱哭恶魔又变了三次。

        一次变成了全身都在不停往下淌熔岩的纯火焰身体造型,只有胸口部分留存一个实体的核心。杨微元说这个是地狱最早的土著生物之一,熔岩兽,不过在很早以前就灭绝了。

        二次变成了纯石头巨人型状,石头缝里还长着青苔绿叶,连哭声都变成了嗷嗷的吼叫。这个也是土狱土著生物之一,号山岭巨人,也是很早就灭绝的生物。

        最后一次居然变成了一只龙!

        不过和黑龙那种蛇状物不同,他变的龙有翅膀,脑袋上的角是典型的恶魔犄角,全身上下都散着寒冷的气息,只往那里一站,整个室验室的温度就降低了足有十几度,脚底下结了厚厚一层冰霜。

        这回杨微元认不出来了,不过烟霞却激动了,大叫:“这是冰霜魔龙,早就在人间消失灭绝的大妖之一,和我们这种需要修炼才能成妖的小角不一样,它们生下来就是妖怪,唯一被维等规则承认为正规存在的妖怪!”激动完之后,她醒悟过来,看了看杨微元,又看了看后面的被关在笼子里的恶魔,颇有些感慨地道:“恶魔的口味还真是生冷不忌,连这种魔性生物居然都上,也不怕被冻掉**!”

        我就瞪了烟霞一眼,“老实呆着反醒自己的错误,怎么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往外说?”

        烟霞被我一瞪,不敢再吱声了,老实缩到后面。

        我就问杨微元:“你们恶魔的口味还真重,居然连这种一看就能把人冻死的妖怪都上,也不怕冻掉**!”

        杨微元就瞪了我一眼,“只有母体是恶魔才能生出恶魔,恶魔血统是母系传承,其他生物生不出恶魔来!”

        这回轮到冯甜大吃一惊了,“这样也行,冰柱插进去能受得了?不是连分泌出来的……”

        我赶紧捂住她的嘴,“行了,行了,师姐,这个问题先不用讨论了,咱说正事儿啊,这五个模型只有一个是进化成恶魔的,其他四个都是基因返祖,给个解释呗?”

        冯甜把我的手打掉,说:“说明恶魔这种生物混血异常严重,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恶魔,就混有五种生物血统,每一个模型对应一个血统。也就是说,其实魔王也是一种基因返祖的现象?!?

        潘福城都被冻哆嗦了,却也坚持着不肯走,一边哆嗦一边说:“这个很有研究意义啊,很有研究价值啊,现在我们需要研究一个这五个模型是不是具有普便性,再来一个恶魔试验一下。我说苏岭啊,你不能先这把个变回来,太冷了?!?

        “没问题!”我正准备动手,那变成冰霜魔龙的恶魔嚎啕大哭,“大神,求你了,不要再变了,就让我当这个魔龙好不好?再变下去,我就要发疯了!”

        我一想,拿人家做**实验,这事儿本来就挺不地道的,现在给点补偿也是应该的,当即就把他交给杨微元带出去,至于怎么安置那是杨微元的事情了。

        把这带出去之后,再抓一只恶魔出来,继续实验。

        这回这只恶魔变的五个造型除了魔王形态没变化外,其他四种形态却是没一个和之前那货一样的,分别是纯水形态、树人形态、长带羽毛翅膀的鸟人形态以及魔鬼!

        魔鬼其实就是疯掉的恶魔,没有理性可言,长得比恶魔还丑。

        这化一变成魔鬼形态就嗷嗷叫着要抡爪子挠人,我赶紧又把他变回恶魔,然后问他想要什么形态做奖励,最后这恶魔要了鸟身人形态,欢天喜地出去了。

        再接下来又用其他三个恶魔做试验,也都是魔王形态一致,其他四个形态不一致。

        但是每一个恶魔进化成的魔王都是不一样的,出现现在这种情况,唯一的原因只能是模型的问题。

        从这个角度来说,前面的结论就得推翻了,说明魔王不是返祖而是进化方向,所以才会受到模型的影响,而且其他四种返祖是模型受到基因影响才会出现不同形状的变化。。

        得到出结果,那剩下的就好解决了。

        我看着杨微元说:“现在组织需要你的时候到了!”
      //www.cvjb.com.cn/60_60399/156962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重庆时时彩到底怎样 www.cvjb.com.cn。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cvjb.com.cn
  • 2017中国(北京)跨国技术转移大会 2019-07-26
  • 黄淳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09
  • 新时代·新征程十九大精神在基层--安徽频道--人民网 2019-07-09
  • 董卿海霞李思思康辉撒贝宁 央视名嘴童年照谁更萌 2019-06-26
  • 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2019-06-26
  •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15
  • 隔代育儿,“晚年”该如何呵护童年 2019-05-14
  • 弱势群体、利益集团,阶层,橄榄型,中产、吃瓜等等都是时代的委婉。 2019-05-14
  • 习近平要求把这项工作作为重大政治任务 2019-05-14
  • 岚山区:婚育新风吹进基层 2019-05-13
  • 亚冠小结:恒大权健暴露隐患 上港申花一喜一忧 2019-05-13
  • 中美贸易战调门越耒越高双方都迎面而上,这並不影响向美國学习他为什么这样强我们为什么没波音没杜邦没有强大农业工业基础我们短板太多需要沉下心耒自我奋斗实现真正崛起 2019-05-13
  • 《归去来》:青年一代 在温柔的撕裂中觉醒 2019-05-12
  • 社评:美重启贸易战,中国坚决反击坦然应对 2019-05-12
  • 中国特色小镇建设招商洽谈会 2019-05-12